• 633788
  • 633788

    只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的男人,为他倾尽所有换来的却是他的绝情,以及害她家破人亡被人唾弃,也不曾正眼看她。

    万小烟

  • 979785
  • 979785

    沈倾澜独自坐在房间中,今天是元凤奕大喜的日子,外面张灯结彩,只有她与这里格格不入,说好的一世一双人都是假的。

    海天倾澜

  • 相门嫡女:王爷休得无礼
  • 相门嫡女:王爷休得无礼

    一朝穿越,陈媛媛竟穿越到岚王朝,无缘无故变成了相府最不受宠的嫡女,母亲早故,父亲对他不闻不问,相府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受气包。 既来之则安之,陈媛媛勾唇一笑,这点小心思当真是low爆了,看她如何惩治奸诈小人白莲花。 正当她万的兴奋时,这突如其来的男子令他懵了眼,不过,这美男子送上门,不要白不要!这人,她收下了!

    九渡

  • 追妻总裁掌上宠
  • 追妻总裁掌上宠

    被前男友坑入狱,安黎像变了个人。出来后,面对着继母继妹的刁难和世人的白眼,被骂成娇艳贱货的她微微一笑。如若自己有了那个人的孩子,一切都不是事。可几次三番接近那男人,都没成功。正当她打算放弃时,男人搂住了她的腰。“不再努力了?”“不了!”“为什么?”“招用尽了!”她气鼓鼓得说。男人勾唇一笑,“没想过用用这招吗?”俯身吻住了女人的唇……

    果小小

  • 甜妻很嚣张
  • 甜妻很嚣张

    她,是尹家的千金大小姐,被妹妹设计,本以为可以一走了之,谁知,那陌生人竟是自己从未见过面的老公。他,是A市商圈的大哥大,被迫商业联姻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当他找到真爱后才发现,她正是与自己结婚多时的老婆......

    三玖

  • 下辈子别再错过我
  • 下辈子别再错过我

    《下辈子别再错过我》叙述了唐浅为了得到战深的爱做了很多的努力,可是这个人永远都将她的一切当做是空气,如果这辈子已经不可能,那她在下一世等他。

    神经西西

  • 159999
  • 159999

    叶依依知道未来有一天自己和霍言枭会分开,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天居然来的那么快,那么的卒不及防,她知道,她是舍不得的。舍不得她一直爱着的那个男人。

    万贵妃

  • 爱如藤蔓蜿蜒
  • 爱如藤蔓蜿蜒

    唐如蔓曾经真的以为过自己和慕向歆之间是真爱,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并不是那样的,她爱的那个人心里有的人是别人,而自己在他的眼里只是用来应付长辈的。

    雪未央

  • 356666
  • 356666

    苏冉念很想恳求凌从寂能够留在她的身边,不需要多久,只要一次就好,但是他就是不愿意,苏冉念知道自己不被喜欢,但是他没有想到凌从寂居然这么的厌恶自己。

    焦糖

  • 如果深爱是过错
  • 如果深爱是过错

    虐文《如果深爱是过错》叙述了沈君爱了南霆十年,最终如愿成为了他的新娘,即便路途坎坷,代价巨大,可是她,无言无悔,婚后,沈君一直活在南霆为其布下的冰冷牢笼中,在那里,女人感受不到一丝的爱,孤独、寂寥是她的生活常态,可是沈君从不放弃,她一直拼命坚持,直至那天,那个女人出狱了。

    迷战

  • 纵是深情难再续
  • 纵是深情难再续

    三年前,她替死去的妹妹嫁给钟云钦。却不想一入钟家,就是万丈深渊。三年的折磨和侮辱,她终于忍受不住,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可老天依旧不打算放过她,让她痴让她傻。当尘埃落定的那一瞬,姜晚晚得以解脱,钟云钦却陷入无尽悔恨。

    二十四吱

  • 心之所望皆是你
  • 心之所望皆是你

    小说《心之所望皆是你》叙述了五年的生死等待,她被迫嫁人,豪门隐婚步步惊心。原本咫尺之间唾手可得,可他终究替代不了她心中的那个人。到后来,坊间有传闻,天之骄子傅氏总裁与尹少夫人有染,一时之间谣言四起。一场不知从何而起的爱恋,两次命运的残酷交织。是谁说过,一生只爱一个人。

    九里墨

  • 199997
  • 199997

    虐文《199997》叙述了裴锦知付出了自己的青春美好甚至是失去了一个孩子,可是还是换不来毕浩辰的半点怜惜,最后的她毁了自己的一生。

    欧耶

  • 他以薄情为刃
  • 他以薄情为刃

    乔欢如愿嫁给了邵谦泽,成为了他的新娘,可是新婚之夜,男人却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相反,噩梦被男人为其亲自拉开了帷幕,那天晚上的折磨,对于女人而言无疑是奇耻大辱,然而这却并没有中断男人对她的折磨,一个又一个的重击让乔欢终于没了爱邵谦泽的心,因为太累了,太疼了。

    柠檬兔儿

  • 月光微凉,天堂已在
  • 月光微凉,天堂已在

    虐文《月光微凉天堂已在》叙述了江语薇为厉慕寒付出生命,厉慕寒却亲手将江语薇送到了监狱!当真相大白时,厉慕寒低声下气地问她:“语薇,要怎么样才能够原谅我?”江语薇淡然一笑,口气充满疏离:“你是谁?”

    岂曰无衣

  • 一生只为一欢颜
  • 一生只为一欢颜

    虐文《一生只为一欢颜》叙述了世间最不能强求的事,莫过于两情相悦。如果我离开,那不是不爱,而是那个人曾经爱你如生命的人,在漫长等你的岁月里,等到关上了心门。

    岂曰无衣

  • 怎见浮生不若梦
  • 怎见浮生不若梦

    虐文《怎见浮生不若梦》叙述了宋雨筠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和慕言轩之间是不会有什么来往的了,因为自己的心里对这个男人已经很失望了,可是没想到的是,后来命运还是让他们相遇了。

    岂曰无衣

  • 往后余生都是你
  • 往后余生都是你

    宋灵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直觉得很听话的妹妹有一天竟然会陷害自己,将自己丢给了一堆陌生的男人,后来自己死里逃生却遇见了秦峥,这是自己的孽缘吧。

    岂曰无衣

  • 感谢你踏风雨来
  • 感谢你踏风雨来

    都市虐文《感谢你踏风雨来》叙述了九岁以前,宁无歆没想到此生能遇见让她爱到放弃自尊的男人。二十二岁之后,宁无歆没想到她会在爱人和自尊间选择自尊。傅翟声,我愿意低进尘埃里去爱你,让爱在尘埃里生出花来,可若是爱让我支离破碎,粉身碎骨,那我宁愿此生从来没有爱过你...

    打字机

  • 爱你,只剩疯狂
  • 爱你,只剩疯狂

    虐文《爱你只剩疯狂》叙述了乔娜失去记忆,自己走到霍甄面前说,老公我终于找到你了。霍甄真的娶了她,却只因为她像自己失去的爱人。他总是说,你只是个替身,要守好替身的本份。每次她如果不够“本份”,他就会严厉的惩罚她,甚至当着众人的面,要她脱掉那件属于以前爱人的衣服...

    梦里千百度

  • 他赐我满身荆棘
  • 他赐我满身荆棘

    虐文《他赐我满身荆棘》叙述了叶暖的满身伤痕都是封丞北给的,为了摆脱这一切她拼命的向前奔跑可是最后还是被他给抓了回来囚禁在身边。

    春雷炮

  • 许你一场地老天荒
  • 许你一场地老天荒

    虐文《许你一场地老天荒》叙述了唐乐在失去孩子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顾司煊的眼里有多渺小,因为……她用仅有的一次生命,也换不回他的一个回眸。

    岂曰无衣

  • 爱你,是一场虚妄
  • 爱你,是一场虚妄

    她从小仰望她,长大嫁给他,本以为会是幸福的开始,却不曾想被他伤到破碎。他从小身边就有一个跟屁虫,但他只爱曾经那个救过他命的女孩。直到一个神秘的生物芯片开启了她的过去,原来,他心底念念不忘的,一直都是她……

    岂曰无衣

  • 549569
  • 549569

    古言虐文《549569》叙述了她看着自己染血的手指,根本没想到,楚潇这种冷血动物的血也是热的。当她因楚潇的选择而被推入鳄鱼潭的时候,眼中浮上解脱之色。如果这可笑的人生能重来一次……终究还是,意难平。

    六月流萤

  • 995226
  • 995226

    都市言情小说《995226》叙述了余祺只想保住自己的孩子,可是路心远却残忍的断绝了她的希望,如果是爱上他是错,那么明知他的心里没有她还要固执的留在他的身边才是最大的错,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六零

  • 幽幽之城
  • 幽幽之城

    都市言情小说《幽幽之城》叙述了沈清幽有一个十分美好的梦想,那就是,离开那个人,离开那座城,成为富婆 ,开启不一样的人生,再找个高大帅气英猛的男人,从此过上快乐、安康的幸福生活...

    喜无音

  • 困情一世
  • 困情一世

    婚姻战争无休止,他不低头,她也不低头。一切的不甘忽视,变成了相互折磨的利刃。到最后,才懂这情,能束他一世。

    花开点点

  • 愿我一生终许你
  • 愿我一生终许你

    总裁小说《愿我一生终许你》叙述了林小言从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公竟然会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第一次带自己出去吃饭,就把自己送给了别的男人,那一刻,所有的爱都变成了恨,孩子没了,家没了,什么都没了,林小言想要离婚,彻底的离开莫城,而这个时候的莫城却不同意离婚,难道只允许这个男人提出离婚吗?

    吃爪爪

  • 548132
  • 548132

    虐文《548132》叙述了夏千凝躺在一摊斑驳的血迹中想,自己的丈夫许霆琛看到如今的自己是会叹息还是觉得快意,她已经快不记得曾经他还爱着她时的神情了,原来改变真是的如此轻易的一件事情。

    贰玖

  • 痛彻虐骨,停手吧
  • 痛彻虐骨,停手吧

    虐文《痛彻虐骨,停手吧》叙述了她以为遇见了真命天子,不顾一切嫁给了莫城阳。四年的婚姻,她忍让,从不抱怨只想好好做好莫太太。但哪怕她掏心掏肺,换来的是莫城阳的喜新厌旧,羞辱,抛弃,直到最后的惨死!血崩中重生的她选择了与前世相反的路,这辈子她只想和前世那个默默守护自己的男人幸福生活。

    佚名